BOB体育官方在线APP-下载
BOB体育官方在线APP-下载

为什么欧美各国不能学中国的方法抗击新冠疫情

发布时间:2022-11-03浏览次数:1

  为什么欧美各国不能学中国的方法抗击新冠疫情新冠病毒的传播早已不仅仅只局限于一国一地,目前中国以外国家确诊病例已超过两万例,达到21114例。其中最严重的的是伊朗、意大利和韩国。

  自1月30日起至今,意大利的感染人数快速攀升,确诊病例新增1332例,累计确诊病例已增至6012例,引起了德法等欧盟国家的警惕。意大利政府也当机立断,出台了种种措施防控疫情蔓延。详情可见我的文章《意大利的窘境》。

  韩国的感染人数已经破7000例。虽然政府多次呼吁民众不要集会、要佩戴口罩,但由于韩国各种基督教组织反对,所以感染人数暴增。最终使得韩国成为中国之外感染人数最多的亚洲国家。但幸好韩国政府及时调整了措施,那些曾经高喊“宗教自由”的基督教组织也出面道歉,表示愿意服从政府的防疫工作,最重要的是,韩国从中国取得了医疗物资供应。所以,韩国的疫情逐渐被控制下来。

  但有的国家却不这么认为。在大洋的彼岸,有个自称“自由灯塔”的国家,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病毒表现出了常人不能理解的操作。

  美国政府应该是目前世界上最“佛性”的了。到现在美国有多少新冠确诊病例我觉得很难说得清了,因为美国政府决定不公开具体人数。同时,全美国各大媒体都不许过度谈论疫情,据说这是为了稳定民众情绪(说好的“舆论自由”呢?)。许多政府官员都在公开场所表示疫情没什么,加州州长甚至说:如果你是健康的就不用戴口罩,只要勤洗手就可以了。据说这是由于美国目前口罩缺口有接近3亿个。但即便如此,“人性化”的美国政府仍然没有叫停得克萨斯州的“西南偏南”音乐电影节,毕竟,谁都说不清楚美国有多少确诊病例,怎么能因此叫停一个上十万人参加的盛会呢?

  我作为一个被隔离在家的武汉人自然是觉得美国那一套做法完全就是自欺欺人(具体的内容在文章《美式抗“疫”——闭上眼就就是天黑?》中有详细介绍,喜欢的可以点链接。),但怎么防控疫情我们不能替他们操心,决定美国命运的只能是美国人自己。

  今天我只想讨论一个很多人都想问的问题:为什么欧美国家,尤其是美国不愿意用中国的防控方法应对疫情呢?

  1.全国范围进行隔离。今年的春节全国各地都在进行自我隔离,感染病例和疑似病例都在医院,其他人都在家自我隔离。这种隔离既有人们自发的,也有下至街道,上至政府的行政命令。无论是否自愿隔离,中国的感染新增病例快速下降就是隔离措施的成绩。

  2.举国之力援助疫区。隔离导致湖北几乎所有企业停工停产,但一线救治和群众生活需要各种物资,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党和政府组织全国各地相关企业进行复工复产,抓紧生产一线医疗物资。同时全国各地对湖北进行援助,既有基本生活品,更有一批批援助医疗队。

  3.信息公开透明。从国家确定新冠疫情后,中国政府每天在各大媒体平台发布全国疫情状况,定期举办疫情新闻发布会,向全国以及全世界发布中国新冠病毒的防治情况。中国更在第一时间通报世界卫生组织,成为世界防控新冠病毒的“吹哨人”。

  4.行政系统高效、有力。以上所有措施离不开一个高效运转的行政系统,而且,对于在疫情期间个别玩忽职守和办事不力的官员,中央都是立即处理,毫不含糊。

  1.美国大选在即,选情大于灾情。此次大选共和党和两边摩拳擦掌。“天才宝宝”特朗普以其张扬和不按套路出牌的个性已经干满4年了,无论当年是由于“通俄”还是由于讨好美国底层民众而上台,现在都已经受够了他,以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副总统拜登等为代表的的人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

  所以今年大选绝对是双方对抗最激烈的。这时候爆发新冠疫情等于火上浇油,“疫情处置不当”可以成为攻击对手的绝佳武器。

  另外,正是由于美国采取的所谓“民主制度”,州长并非华盛顿任命的而是由当地选举产生,那么国家对州一级行政官员基本没办法问责。加州一年一次的大火就不提了,这次州长大人不负责任的言辞就是明证。当然,这事不能全怪州长自己糊涂,连总统大人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多少人感染。

  2.美国基础医疗产业严重依赖中国。作为“世界最强”和“世界警察”的美国2019年每年要花几千亿美元(2019年7500亿美元),其中很大一部分流向军工产业和金融业。就在小布什和奥巴马积极推动美国经济“去工业化”,向第三产业(其实就是金融业)转型后,美国的经济就出现“空心化”的问题。美国很多制造业成本过高,利润太少,要么选择破产,要么搬出美国。特朗普上台时就高喊“美国第一”和“要使美国重新伟大”中心就是让美国制造业重新崛起。为此特朗普不惜与有“世界工厂”和“基建狂魔”的中国打贸易战。但直到4年后的今天,这句口号还只是口号。如果真的切断中国对美贸易,“美国医疗系统将崩溃”。于是最懂贸易战和病毒的“天才宝宝”在3月5日批准豁免数十种从中国出口的医疗产品。

  3.意识形态不允许美国学中国。美国一贯标榜的“自由、民主”不仅仅只是政府提倡,它是美国全社会的“政治正确”。为什么每年大选前候选人都要抨击中国?为什么NBA火箭队的总经理莫雷要支援“港独”分子指责中国?为什么福克斯新闻台主持人杰西·沃特斯在访谈节目中大放厥词,妄称:中国要就新冠疫情“正式道歉”?因为经过美国媒体多年的洗脑,使美国主流舆论形成了一套对中国的歧视:在中国贫穷落后的时候美国是中国人的救世主;当中国崛起为世界第二经济体时美国的所有社会问题都是由于中国的发展。所以,如果想在美国主流舆论中占据有利形势吸引更多人同意,最简单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使劲的抹黑和攻击中国,上至中国的国家政策,下至中国百姓生活习惯,只要能把中国的东西妖魔化,你就能成功。

  这种舆论环境下,任何还想执政的人都不会冒然提出学习中国经验,即便中国经验线.更深层的原因还是两国走的经济道路不同。

  中国是公有制经济为主体、其他所有制为辅助的经济体制,即便今天国有企业数量远远不如其他所有制企业,但国有企业任然牢牢掌握着国家经济命脉,当国家一声令下,所有企业都能倾尽全力、不计成本的服务抗“疫”大局。美国一直以来都是崇尚私有经济的,即便是掌控国家经融命脉的美联储也是由几家大金融家族把持,所以美国政府即便想动员全国力量,也必须考虑相关产业那些私有企业的利益,其中繁复拖沓的讨价还价简直让任何人望而却步。想想美国第一条高铁线%没有完成,其主要原因就是各种企业和私人利益无法谈妥。